第536章 天诛之弈
作者:不世燹王      更新:2021-11-19 07:40      字数:2495
    天地碁上,天诛之弈,如火如荼。

    静默的凝思,只为稍一差错,便可能是败亡之路。

    天地双局上,电光闪烁,似乎是苍天以此为指掌,操控人间。

    “天局两子皆旨在补强,我不必强争,地局相七进五,意在逼马,那我这样走,看你能否得逞。”

    稍稍一想,解锋镝折扇轻挥,气走天地,回应神鬼之棋。

    而在棋阶下方,纵横子先看了一眼棋盘局势,目光旋即转移到解锋镝的身上,“解锋镝,天局此子,你下得颇有价值,而地局车二平六,看来是马要动了。”

    深深一照眼,两人彼此了然对方心思。

    纵横子缓步踏上台阶,目光注视着下方棋盘,暗暗思道:“天局机敏,我只有一位可扳,而地局嘛,果然不出我所料。”

    看着上方纵横子的背影,解锋镝目中划过一抹笑意,“纵横子,接下来的这一步可是关键,你会让我失望吗?”

    “呵···解锋镝,你以为纵横子会下出拙步吗。”

    虽无言语交流,但纵横子似乎能感受到解锋镝的心思,心中轻笑声落一刻,纵横子扬袖一挥,竟是弃马吃兵,抢占中路,地局形势顿时扭转。

    “纵横子,你这一招,确实绝妙。”

    即便是解锋镝,此刻也不仅暗暗赞叹纵横子的果断。

    就在两人专心与天地对弈之时,经过一番沿路寻找,赮毕钵罗与一线生终于找到了天地碁。

    “应该就是这里了。”一线生抬头仰望眼前神秘高峰,隐隐可见的电光雷闪,让他觉得解锋镝就在这里。

    “有一股无形结界笼罩此处,只怕难以硬闯进去。”

    赮毕钵罗则是很快就察觉到了天地碁外围的护山结界。

    不过思及魔息大帝时间无多,赮毕钵罗也懒得浪费时间去研究结界了,随机定光梭罗蓦然上手,一式强撼无形结界。

    “嗯?无法击破,再来!”

    低声轻喝,赮毕钵罗佛元饱提,但仍旧无用,面前的结界连一点涟漪都没有泛起。

    “这下该如何是好啊!”

    眼见连赮毕钵罗都无法撼动结界,一线生顿时着急起来,随即大声喊道:“解锋镝啊,倦收天受了很诡异的招式,现在急需你的帮助,你如果听到,就快出来啊!”

    似乎是一线生的喊声起了作用,正打算落子的解锋镝忽感心神不宁,随机匆匆往山下跑去。

    纵横子见状,顿时神情一愕,毕竟他此刻和解锋镝乃生命共同体,若解锋镝不下完这盘棋,连他也要跟着遭殃。

    想到此,纵横子也匆匆往山下追去。

    一路疾跑,两人很快来到九五勒石分界处,纵横子这才敢开口说话:“解锋镝!”

    听到喊话,解锋镝也停下了脚步,转身说到:“抱歉,劣者有要事暂离。”

    “嗯?何事心血来潮?”

    但解锋镝并未回答,纵横子见状,无奈道:“好,记住,连同我的三个时辰,你总共有六个时辰可以用,我会拖到最后再下棋,纵横子希望你不要忘了,咱们可是生命共同体!”

    最后一句话,纵横子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显然他也担心解锋镝一去不复回。

    “纵横子,那拜托你了,请。”

    解锋镝欠欠身,身影很快消失在入山之路的尽头。

    看着解锋镝匆急的背影,纵横子暗暗想道:“解锋镝行色匆匆,此去必有大事,万一他六个时辰回不来,那我岂不是要跟着遭殃...”

    “看他如此着急,谅必是与不动城之人有关,发信一刀斋,让他见机行事。”

    而在山下。

    赮毕钵罗与一线生正等得焦急不安,此时一朵紫色莲花从结界中飞出,落地之时,解锋镝的身影缓缓自莲中踏出。

    “嗯?是你们,如此着急找我,难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听到询问,一线生与赮毕钵罗先后说出了来此的目的。

    “倦收天与魔息大帝皆有性命危险,这......”

    纵使见惯了江湖风云的解锋镝,此刻也不禁感到一瞬愕然。

    对于不动城的人,他自是要救。

    但魔息大帝体内的龙戬残魂,他也不能放弃。

    稍稍思考后,解锋镝便做出了决定:“此去永旭之巅,正好要经过红冕边城,一线生,请你先回永旭之巅稳住倦收天的情况,稍后我会尽快赶去。”

    “那好吧。”

    一线生想了想,认为以倦收天的功力应该还能撑几天,便把这个机会先让给了赮毕钵罗。

    随即,三人分作两头,各自奔向目的地。

    ······

    同一时间,莫昊天再度来到红冕边城。

    没有多余的废话,他与赦天琴箕直接走进大殿,而此时王座上的魔息珥图呼吸更加微弱,仿佛一个活死人般。

    “你回来了。”

    看到赦天琴箕,淡风武靖表现很友好,但看到莫昊天也跟着走入,淡风武靖的脸色有些不自然了。

    毕竟莫昊天一看就对自家大帝很不感冒,但对方却又实实在在的保护过一次自家大帝,这令淡风武靖一时摸不准莫昊天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我是请他来救治魔息大帝的。”赦天琴箕极其简单的解释了一句,目光便幽幽看向了莫昊天,“你说是吧?”

    “咳咳...是,是。”

    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令莫昊天明白琴箕心中仍然存疑,不过他也知道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二话不多说,他径直走到魔息珥图的背后,随即轻轻一掌按下。

    “嗯...魔息体内的真气几乎无法运过心口,看来是阴骨刃的古怪了,如果我强行替他打通穴位,只怕会使得他当场爆心而死。”

    “这种情况,天红珠草能有用吗?”

    仔细感应着魔息珥图的伤势,莫昊天在心里不断盘算着解救之法,如果花一株天红草就能让琴箕释去猜疑,他倒是也舍得。

    但关键是,莫昊天就怕天红珠草不起作用,毕竟魔息这种情况也不是受了致命外伤,没有前例,很有可能就是白白浪费还阳圣物......

    或许他不会有用到天红珠草的时候,但等到古原争霸开启,那么多高手可是很急需这种东西的。

    一株草就等于一个高级打手。

    舍不得啊舍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