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
作者:软软的金毛      更新:2021-11-18 23:09      字数:3471
    尽管金孝渊再三反抗,但奈何原先和她同一阵营的崔秀荣也临时变卦,满脸歉意地选择站到了权俞利那边。

    于是,四个人接下去的路线就从起初的续摊之行变成了挨个儿把人护送回家的归宅活动。

    没什么发言权的林允儿待在副驾驶座旁观得很明白,纵然嘴上在配合地吵吵嚷嚷,从始至终把控着方向盘的权俞利表情实际上基本没发生变化。

    看来一切早就在这位姐姐的计划之中。所谓的“搭顺风车”,她也不只是说说而已。

    “今天晚上谢谢您了,俞利姐。”

    “不用那么客气,你和宋演不是朋友吗?我在公司和秀珍姐交情也算不错。彼此说话就自在点吧,以后多来往。”

    “啊,是……请您慢走,小心一点开。”

    在崔秀荣似乎很高兴的小声告别中,那辆相当漂亮的四座跑车又在夜幕之下掉转车头,往小区外面的方向缓缓驶去。

    权俞利通过后视镜望了一眼,开出去很远,崔秀荣还驻足在原地,像是想要彻底目送她们离开。

    “又一个。可是感觉不太一样,这个,好像单纯是因为寂寞……”

    “嗯?您说什么?”

    权俞利收回注意力,看向前方摇头说:“没什么……我们接下去终于可以回家了。”

    没有打开照明的车厢比较昏暗,林允儿的眼睛微弱折射着光,她侧身礼貌且拘束地低头道谢说:“谢谢您,今晚打扰您了。”

    “只是今晚吗?”权俞利的语气听上去带着点玩笑的感觉。

    林允儿在黑暗中不为人知地抿抿嘴,又小声回答:“嗯……只是今天晚上,我只打搅您一晚。”

    听到她这话,权俞利倒是用余光飞快地扫了她一下,那眼神中不免包含着些许诧异。

    “我听宋演说,你是独自来到首尔,在这里也没有其他可以借宿的地方,只在我家住一晚的话,那就是说你明天自己能找到住的地方?还是说……你要住到宋演家里?”

    “嗯。”

    旁边几乎不带犹豫地轻轻传来了一声应是,让女人的眉毛不易见地上挑了下。

    不过没等她找到合适的切入点发问,林允儿就主动解释一样,对她开口说明起来:“事实上……本来今天晚上我就该住进任作家的家里,只是我自己突然之间没做好准备,所以就……”

    没做任何美甲和涂抹指甲油的手指轻敲了两下方向盘,权俞利问女孩:“明天的话,你就能做好准备了?”

    “没做好也只能这么做了。”林允儿又给了她一个意料之外的答复,“姐姐你……可以收留我一晚,已经算是很大的帮助了。还有任作家那边,今天其实也为了我做了不少事。我不可能总是麻烦你们,没有那个立场和身份。”

    没有立场……和身份吗?权俞利目不斜视地开着车,嘴里却不假思索地说:“你和宋演之间的关系,这就是你的立场和身份。我今天晚上出来这趟,完全是因为你,所以我不会和孝渊她们去酒吧厮混,先把你送回我家,才是主要且唯一的目的。”

    当意识到了女孩本人的性格或许远比那副青涩的外表要成熟和世故得多之后,她对林允儿说起话来也变得直接很多。

    是的,林允儿也完全听懂了权俞利眼下这番话的弦外之音。

    她和她确实没交情可言,可是她们中间隔着一个任宋演,这就成为了权俞利帮助她的理由,所以她也不需要觉得欠下人情或是不好意思。

    因为,权俞利今天晚上其实不是在帮她,而是在帮任宋演。

    “您的意思,我明白。但其实不管是你们还是任作家那边……我都不愿意太过劳烦。”林允儿脸上勉强笑着,轻声说出口的话语听上去却很坚定。

    她的意思也很明确,她不只不愿意欠权俞利等人的人情,也不愿意欠任宋演的人情,无论是权俞利的帮助还是任宋演的帮助,其实对她来说都没区别。

    权俞利像是来了兴趣,趁着一处红绿灯路口停下车,转头看去问:“不愿意劳烦宋演的话,那你住在他家里就不算打扰吗?”

    “关于这点……”林允儿忽然苦笑地低语,“我知道您可能不能理解,但严格来说,我住在那个房子里,不算是打扰任何人。”

    “这话是什么意思?”权俞利不出所料地有了疑惑的反应。

    “那栋房子,那栋里面大得吓人的房子……从某种角度来说,实际上也是我家。”在说完这话后,女孩还自我肯定似的点了点头。

    她没去看权俞利一瞬间似乎愈发诧然的眼神,默默转过头去望向车窗外面。

    夜色浓郁,都市当中却霓虹遍地,灯光耀眼得出奇,男男女女们仿佛刚刚才到了外出的时间,街头依然熙攘。

    比起她记忆中的首尔,此时出现在她眼前的这座城市也变得陌生了许多。

    林允儿不再出声,权俞利好像也就不打算问下去。后来途经一段街边时,她临时停下了车,在女孩看来的目光中低头拿上钱包和手机。

    “我下去买杯喝的,你想喝什么?”权俞利拉开车门下去问。

    “不用了。”还留在车内的林允儿连忙摆手。

    正弯腰看着她的权俞利点点头,也没问第二遍,带上了车门,留下女孩一人坐在车内,看着她走进路边那家貌似规模不小的咖啡店。

    没过多久,她又见权俞利就走出了店门,提着外带饮料的塑料袋开门坐回车内。

    权俞利留意到了女孩的视线在盯着杯身上套着的店名纸圈,便主动向她介绍:“Café de flore,花神咖啡。我平时最常关顾的一家店。不过和巴黎那家没什么关系,只是名字一样而已。听说咖啡师是从法国进修回来。”

    林允儿很乖巧地点着头,像是表示了然,但实际上她的注意力是在于权俞利所买的这杯饮料本身。

    权俞利特意在回家前停车去了咖啡店,结果竟然只买了一杯不含咖啡因的花茶……这就实在不太像是她印象中的“侑莉姐姐”了。

    要知道,虽然林允儿自身对于咖啡无感,但她很清楚地知道组合内有几名成员是咖啡的爱好者,其中侑莉可是最具有代表性的一位。

    难道是因为睡前的缘故吗?还是说,因为上了年纪?

    林允儿在心里有些大胆地想着,等她回过神来后,就发觉自己已经乘着车和权俞利一起来到了一处停车场的入口。

    这家停车场应该是不对外开放的那种,入口并不大,但安保设备加上配备的几名保安人手都比S.M.娱乐自家的停车场要高级得多。

    在摄像头自动识别车牌后,保安亭内的人还专门探出头来示意,随着车辆重新起步,望着窗外的林允儿略微失神地注视着入口旁边那块竖立的道闸牌。

    她被勾起了一些现在不知道究竟该算是好还是不好的回忆。

    “砰!”

    车门被随手关上,除了一部手机以外堪称孑然一身的林允儿亦步亦趋地跟在女人身后。

    她看着权俞利按下了车遥控,后方停好的车响起两声并不刺耳的回应,之后整个停车场内也就只剩下了两个人的脚步声。

    林允儿忍不住看了看四周,心中生出疑问,但直到她和权俞利一同走进停车场的电梯当中,她都没开口询问任何事情。

    按下了顶楼的按钮,权俞利突然头也不转地看着手机说:“你这个习惯倒是不错。”

    “嗯?”站在电梯角落的女孩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稍稍抬头看来。

    “宋演那家伙,脾气其实很不好,尤其不太喜欢回答别人的问题。所以你之后要是住进他家,保持这种没有好奇心的状态就对了。”

    把话说到这里为止,权俞利又话锋一转,总算回头看向女孩。

    “但在我这里倒不用这样。有什么问题想问就问吧,不要憋在心里,对身体不好。”

    林允儿愣了愣,在沉默片刻后,她才不好意思似的问:“我刚刚看停车场里面到处开着灯,但好像空间不大的样子……”

    “啊,原来你是在意这个吗?”权俞利的嘴角微微往上扬起,女孩所问的这个问题好像终于让她看到她身上那个年纪应有的样子。

    她偏偏头,手指隔空点了点电梯的按钮面板说:“这里叫‘Flore’。对,就是刚刚那个咖啡店的名字,‘芙罗拉’,罗马神话里的女神。这就是这个公寓的名字。这栋大厦的每一层都只有一户住户,所以你见到的停车场看上去车位并不多。”

    原本也仅是稍微感到困惑的林允儿开始逐渐张大了嘴,她的目光控制不住地瞟向了刚才权俞利按下的那个按钮,嘴里愣神地说:“那么,您的家就是……”

    “对。”

    伴随着女人随意的点头,电梯门恰好在此时敞开,一条明亮无比且装潢高档的走廊呈现在两人面前。

    “这里的顶楼,一整层都是我的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