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我就是俗。 这一幕剪掉 .
作者:Fuiwen      更新:2021-11-18 23:47      字数:4441
    柏意很自然地继续往前走:“我们在学校经常没课就没起来了,习惯了,所以不吃也没关系。”

    宣适想了想,“不合适吧,一整天都有事。”

    恰好又路过了一间早餐店。宣适微微抬起雨伞看进去,“买点吧?不吃早餐对身体也不好。”

    柏意看进去,是一家粥店,什么粥都有,看着很有食欲。

    宣适:“你喝吗?或者别的,古城里最不缺早餐店。”

    柏意点点头,有那么些被粥的味道勾出了小馋虫,“那你吃了吗?”

    “吃了,和沈光澈出去时就在附近吃了。”

    “原来,我以为你们也没吃。”

    宣适和她一起进店里去,边走边跟她说一下这里的生存方式:“小院里有些人就是不吃早餐的,所以大家早餐没有一起吃的习惯,想吃的话可以问问谁要吃出去买,自己也行,附近就有店,也可以自己去小厨房做。”

    柏意了然,改天就自己做吧。

    摄影师跟着两人进了店拍摄。

    店中的游客们立刻发现了好像是在录综艺,再仔细一看,某位娱乐圈中鼎鼎大名的男歌手赫然就在店里。

    大家马上就被这这一场面吸引到了,有不少在店里买粥的女游客惊呼:“哇,那是,宣适……他们在录节目吗?”

    旁人耳语:“对,网上说《今晚夜色很美》的第二季在云州录。”

    “呜呜呜好巧。”

    柏意穿过人群走到柜台前,拿了一张菜单看,上面高达二十种粥,让人看得眼花缭乱叹为观止。

    怕耽搁太久,柏意也不敢仔细研究要吃什么,所以地就点了一杯在最上面的八宝粥。

    这个早上吃了不会腻,而且可以拿着走,边走边吃。

    宣适走到她身侧,拿出手机对准店里的微信支付扫了码。

    人群里立刻又传来小声耳语:“那个买粥的女人是谁?宣适给她扫码,也是一起录节目的?”

    “对,好像叫柏,柏意,一个新人,昨天官博就官宣了。”

    “长得好美,皮肤怎么能那么白的,但是没听过,是不是完全没名气的?”

    “嗯,对,她好像拍了个电影但还没上映,全网查无此名吧。”

    柏意接过老板递给她的一杯八宝粥。

    周边围观的路人还是在热情谈论着两个人,不过后面的也听不见了,他们已经很快出了大门。

    摄影师和跟在边上的工作人员也都一起撤了。

    柏意一出去就没看到其他人了,马上看宣适:“他们不见了宣老师。”

    “没事,去三里湾了。”

    “那我们能自己找到吗?”

    宣适扬了扬手上的一张古城地图。

    柏意呆了呆,接过来那张A4纸大小的图,笑说:“你哪里来的啊?刚刚出门时好像没有。”

    “粥店里的,免费的。”

    “……”

    她笑得很乐,“我都没看到。”

    “没事,随便看看,不行导航里也有的,古城就那么几条街,不会迷路。”

    “嗯嗯嗯。”柏意边咬着吸管喝着粥边看地图,因为有宣适在一侧撑伞带路,她也不怕走路低头了,“我们现在……在哪里啊宣老师。”

    宣适没有撑伞的手伸过去,指了指地图上一个离古城东门不远的地方,说:“东门一街。”

    “哦。”她恍然,然后又在地图上找啊找,很快在几条街后看到了三里湾,“我看到了,不是很远,按我们这个速度,应该二十分钟能到吧。”

    “嗯,不急。”

    “那我们住的小院呢……”她松开口中的吸管,抿抿唇认真看。

    宣适笑看她:“就我们那个漏雨的院子,再来两场雨就扛不住了,你还指望在地图里看到。”

    “……”

    柏意大笑,拍了拍他,笑得不行。

    周边路人本来就不少被吸引着看他们录综艺,她一笑把过往群众都吸引了个七七八八。

    柏意努力收敛起来,然后把地图拍到宣适身上:“你拿着,我不看了。”

    “……”

    宣适也被她逗得很乐。

    柏意乖乖地认真喝粥。

    -

    另外的几个人也是边聊边走,走着走着,梁子葭才终于发现队伍只有六个人,找来找去都没找到另外两个。

    她马上问:“唉,柏意和宣适呢?”

    大家马上就四下地扭头看。

    都没看到人。

    一群人不由得站停下来,纷纷挑眉。

    项艾一脸的茫然:“怎么走着走着,不见了。”

    韩娜:“走丢了啊?不是吧。”

    终于摄影师出来提醒:“他们去买早餐了。”

    “哦~”众人恍然,就没什么担心的了,几个人继续往前走,准备去目的地三里湾。

    不过梁子葭忍不住摸了摸肚子,叹息一声说:“去买早餐了呢,说得我也饿了,找个东西吃先吧,不吃饭没法干活了。”

    韩娜也皱起小眉头,无精打采地表示:“我也好饿,宣哥买早餐怎么不说呀。”

    项艾闻言,困惑地随手指了指满大街的早餐摊位和店面,“随便一家都可以吃,干嘛要跟着他们?”

    韩娜抿了抿唇,随即道:“哎呀,大家一起吃热闹嘛。”

    “吃个早餐有什么好热闹的,而且他们大概就是打包带走。”

    项艾无力叹息,转瞬听到白培他们在说要买什么小院里需要的灯,她转头去和白培他们聊去了。

    “培哥,你们要去买灯的话,顺便帮我们买个小夜灯呗,回头给你钱。”

    白培应声:“好。”

    沈光澈提醒:“还买夜灯,小艾啊,钱省着点,”他语重心长地劝,“手机够了。”

    项艾无奈:“我也想啊哥,但是手机不方便支起来你知道吗?”

    韩娜朝沈光澈看去:“澈哥,你们不需要灯啊?那晚上怎么走动啊,开大灯会吵到别人的。”

    沈光澈挑眉,随即豪迈道:“大男人要什么灯,十二点让我出来逛我都没问题。”

    梁子葭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哎,阿澈啊,上一季里有个嘉宾半夜从床上摔下去……你不会不知道吧?这不是胆子大不大的问题,别在这耍威风。”

    沈光澈挑眉:“那这就是,属于生活中的技术问题了,梁老师。”

    “……”她嘟嘴生气道,“你最好直到我们这一季收官都不要有问题,不然梁老师都看不起你。”

    梁歇和白培纷纷笑了,都让他少说点吧,一会儿被孤立。

    -

    大家从古城城头走到古城中间部分,到了一条叫三里湾的街上,那边已经很热闹,可谓人头攒动。

    柏意的八宝粥也在三里湾的路口喝完了,她丢到路边垃圾桶里再钻到宣适的伞下,悠悠闲闲地跟着他闲逛。

    看着那些古城里的收藏品小玩意,女孩子忍不住感叹,“好漂亮,这边的东西都好有特色,大城市没有的。”

    “嗯。”

    看到一个老奶奶在卖花环,白色的花朵缠在棕色的软枝条上,编织出一个小小的手环,真的是那个词了,浪漫。

    白培和沈光澈与双梁都在前面,看到他们俩了,在喊宣适。

    柏意就马上跟着宣适过去和他们汇合。

    打了招呼,双梁的两位准备去买菜。

    因为买的比较多,所以需要多两个人帮忙,柏意和宣适就准备一起去,正好两难男女比较协调。

    白培和沈光澈就去买小院里的必需品。

    商量好时,柏意没看到项艾和韩娜,问:“小艾她们呢?”

    梁歇说:“哦,韩娜说要去买早餐,买什么……烤红薯,所以往前走了,不知道走哪儿去了。”

    柏意颔首:“烤红薯,怀念北市的冬天了。”

    沈光澈笑问:“你是北市人?”

    “哦,我不是,但是一直在那儿读书。”

    白培问:“那你刚刚和宣适吃早餐了吗柏意。”

    “吃了,只有我吃,宣老师早前和澈哥说是吃了。”

    白培点点头:“那就好,不过你还想吃她们的烤红薯吗?想吃打电话给她们,一起去,应该还没走远。”

    “哦,不用了,我已经撑得慌了。”她慌忙摇头,摸摸肚子,“昨晚吃撑了早上也吃撑了,我参加个节目回去不知道要长胖多少。”

    众人大笑。

    宣适看了眼她有点可爱的动作:“就那么点,就撑了?”

    柏意马上看他:“好多的,一大杯。”她拿手比划了下。

    宣适莞尔,被可爱到了。

    很快白培和沈光澈去买东西了,剩下的双梁和他们继续仔细分工。

    梁子葭说:“我和梁歇去买那个……干的东西,你们买新鲜的。”

    梁歇在一侧调侃:“梁老师,不合适吧?你这给我们自己挑了个轻的啊。”干货都轻。

    梁子葭轻哼:“什么呀,你懂买菜吗?你连做饭都不会,梁同学,让你去买菜你会买吗?”

    “……”梁歇无话可说。

    柏意看了眼宣适,看他好像没意见的样子,就说:“那好,我们去买新鲜的,拜拜~”

    “拜拜~”梁子葭抬手挥挥,然后挽着梁歇的手臂走。

    梁歇低头看她的动作,马上惊呼:“梁老师,这可是在录节目啊,你想和我炒绯闻啊?”

    梁子葭瞪他:“怎么了本小姐愿意和你炒绯闻你还介意了?”

    梁歇:“你不是想和宣适炒一个?”

    梁子葭:“闭嘴好吧,他是柏意的,一世cp知不知道?你没看他对小柏那个上心劲头,姐很识趣的。”

    柏意:“……”

    她悠悠看了下宣适。

    两人眼神碰撞在一起,柏意被他眼里那么浅浅的笑意弄得,一阵不自在,轻咳了下马上转身迈开腿:“那,宣老师,买东西吧。”

    “嗯。这边,你上哪儿去?”

    “……”

    她回过身来,脸上弥漫开一起潮红。

    宣适低低的笑。

    柏意忍了忍,着实好奇地,忍不住压低了声音问:“你还笑什么,宣老师,这一段是不是让节目组剪掉好?”

    宣适冲两个摄影师挥挥手,示意他们镜头转走一下,他们聊天呢。

    摄像老师的镜头就纷纷关了声音,又扭开到别的地方去。

    宣适这才道:“这种程度不用,这要剪,导演要拉黑我了。”

    “……”柏意嚅嚅唇瓣,小声细心请教,“那什么样的不行?”

    “就咱俩,没有其他人在场的。”

    “的什么?”

    “昨晚那种。”

    “……”柏意脸色大红,想起自己穿着粉色睡袍在浴室的画面,“昨晚的,什么我不记得了。”

    宣适瞥了下她:“那你记忆力不行啊,小柏,年纪轻轻的。”

    “……”她深呼吸,“那你记那么清楚干嘛?宣老师,都不能播了你还记着。”

    “……”宣适想了想,才道,“我也不是机器人,剪掉删除就没了,而且导演还……还发给我了。”

    “……”

    柏意就很无语,“你,你回头发给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