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论“补偿”的两种理解方式
作者:吉檀迦利      更新:2021-11-19 00:26      字数:6206
    四头极渊猪王很快便闯入到地蔓壁垒与重装地墙前方五米位置,刃钢地毯草缠绕而上,却被高高抬起的铁蹄轻易撕碎,潮湿泥泞的地面丝毫不能阻碍它们前进的步伐。

    唰唰唰!

    柳叶不知疲惫地射出,但杀伤力极其有限,只飘出“-6”的伤害数值。

    要清楚,现在疾风箭柳已经叠加了三层的多速效率,攻击高达16点,然而大部分伤害被极渊猪王高额的护甲减免掉。

    “现在四头极渊猪王与疾风箭柳的距离几乎一致,极大分散了柳叶的杀伤力。”冯科望向觉宇,咧嘴笑道:“这位如假包换的大师,还请烦劳控制住东、南、西三侧的极渊猪王片刻,拉出距离差。”

    “阿弥陀佛。”觉宇眯着眼,似笑非笑道:“有事喊大师,无事邪和尚,臭和尚,死和尚,小施主还真是现实啊。”

    “嘿嘿,您大人有大量,和我个小人物计较什么劲呢?”冯科笑笑,摆出一副谦逊的样子。

    “德行。”

    觉宇经过冯科,瞪了他一眼,双手微微抬起,口中再次发出嗡鸣声,逼成三条音线扩散向东、南、西三侧,同时还开口道:“小僧刚才毕竟损失了元气,撑不住太久,最多五秒,你抓紧搞。”

    “五秒够了,够了,多谢这位见义勇为、无私奉献的大师!屁民实在是太感动了!”

    冯科抱了抱拳,嘴贫了两句,然后用力捂住耳朵小跑到灼华火英旁边,蹲下来道:“小英,瞧准北边那头没?往死里干!拿出你所有的本事来!”

    话毕,灼华火英昂起王庭花葶,顷刻间便喷吐出五颗红中带紫、紫中带黑的冠状火花。

    滋滋滋——

    -12!

    -12!

    ……

    火球砸在极渊猪王的脑袋上,顿时四射开耀眼的红光,待光芒消散过后,但见密密麻麻的紫黑色斑点以伤口处为中心,迅速朝着四周蔓延,很快便在二十米高的极渊猪王全身布满了斑点,极其可怖。

    冯科唤出战斗面板。

    每一枚冠状火花都在极渊猪王身上叠加了一层冠状毒素,此刻已然有五层冠状毒素上身。

    -4!

    “五层冠状毒素是四点伤害,十层就是八点,还好极渊猪王的魔抗没那么高,不然就麻烦了……”冯科笑笑。

    思考间,一线紫红从王庭花葶顶端喷射而出,径直落在了极渊猪王身前的地面上,覆盖了周围十米的所有区域。

    地面有着刃钢地毯草转化过滤的积水,湿湿地氤氲着紫红天光,在燃烧、蔓延、酝酿着一团雪地中燃起的巨大焰火,将极渊猪王吞噬殆尽。

    【毒疫火墙】

    砰砰砰——

    眨眼间,又是五枚冠状火花砸在极渊猪王的身上。

    双重打击之下,极渊猪王身上的冠状毒素叠满了十层,密密麻麻的伤害飘出头顶。

    -12!(火球)

    -8!(十层冠状毒素)

    -4!(火海)

    ……

    冠状火花每秒蓄能一次,一次发射五枚,冠状毒素和火海每秒触发一次伤害,综合计算,极渊猪王一秒内便要承受七次伤害。

    冯科发动头脑风暴,迅速开始计算。

    “……灼华火英每秒七十二店伤害,现在距离差已经拉开,疾风箭柳火力全部转移到北侧,攻速为1.2,每秒伤害效率为四十八点,综合起来也就是一百二。极渊猪王到水晶的距离,走过来至少二十四秒,死亡时间为第五秒。觉悟那边刚好能坚持第五秒……靠,这臭和尚分明是计算清楚了,才和我说只能坚持五秒吧!”

    冯科恍然大悟,瞟了一眼身后,觉宇虽然看似神态沉重,一副不堪重负的模样,但可比刚刚争夺对獠牙黑猪的操控权轻松多了。

    一定是这样!

    想到这里,冯科不由竖出了中指。

    但该说不说,这臭和尚的心算能力竟然如此牛掰,不愧是精神操控者,吃了职业和天赋的双重红利啊!

    五秒钟刚过——

    王庭花葶再次喷吐出一连串的冠状火花,直接带走了极渊猪王的最后一丝血量。

    轰!

    一声巨响过后,极渊猪王的尸体直接砸在领地北侧,压在了地蔓壁垒之上。

    “卧槽,没给我压塌吧?”

    冯科连忙跑过去瞧瞧,见地蔓壁垒完好无损,耐久度仍是满状态,不由放下心来。

    而另一边,觉宇也闭紧了嘴巴,扑腾一声坐在地上,大口喘着长气。

    虽然刚刚争夺对獠牙黑猪操控权之时,觉宇便狠辣地重创了极渊猪王的精神体,直接带走四百点血量,但如今是直接操控极渊猪王的身体,难度再次飙升,其实也快到了极限。

    “小施主,小僧没力气了,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妥。”

    冯科比了个“OK”的手势,双手抱胸,颇为淡定地望着剩下的三头极渊猪王。

    随着北侧极渊猪王的阵亡,冠状病毒成功完成了扩散。而且觉宇解除控制时,是有时间差的,三头极渊猪王与领地水晶之间也有了细小的距离差,刚好使疾风箭柳和灼华火英的火力完全集中在一起。

    唰唰唰——

    漫天的柳叶疾射而去,四层多速效率叠加之后,伤害进一步增加。

    与此同时,灼华火英的第二轮灼华其变已然酝酿完毕,叶片轻轻摇晃,一株没有根须的幼苗子株钻进了极渊猪王的躯体之内。

    吃它的肉,喝它的血,伤它的身。

    “嗷嗷嗷……”

    极渊猪王发出痛苦的咆哮,但丝毫不能缓解由内而外的折磨,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消瘦下来,根须从毛孔、伤口和七窍内钻出。

    轰的一声巨响,第二头极渊猪王倒下。

    “哎呦我草!差点没砸到我!”冯科一个翻滚躲开了泰山压顶般的袭击,拍了拍胸膛,一阵后怕。

    紧接着,被毒素与血肉包裹着的未成熟体子株再次捕获新的目标,对下一头极渊猪王发动惨绝人寰的酷刑。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

    就在冯科以为第六波就要完美落幕的时候,领地外被柳树遮挡的某处暗影,突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若非亲眼所见,打死我也不敢相信,竟然有人能这么早就弄死极渊猪王真是开了眼界。”

    冯科心头一震,猛地朝着声音的来源望去。

    然而被阴影笼罩着,只能看到此人身穿黑皮大衣,似乎还背着一筐箭矢……

    是猎人?

    “哪里的兄弟?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呢?出来聊聊吧?”

    冯科一边戒备地躲在地蔓壁垒后方,只探出个头,一边借助虚空之体提供的无障碍视野望向阴影,同时还朝着身后的觉宇使了个眼神,做出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觉宇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朝着阴影所在的方向望去,喊道:“阿弥陀佛,施主既然来了,何不见面一谈?”

    话音响起的瞬间,一股极其隐晦的精神波动朝着阴影逼去。

    轰!

    就在这时,第三头极渊猪王倒下了。

    “这位大师,还是烦请您收了神通,高抬贵手,我就一过路人,没必要赶尽杀绝吧?”那人影笑道,似乎带着几分讥讽和漫不经心。

    觉宇脸色一黑,眉头紧锁。

    很明显,精神风暴并没有控制到那人,这是遇到硬茬子了。

    “相逢即有缘,施主误会了,出家人以慈悲为怀,小僧绝非弑杀之人。”觉宇皮笑肉不笑道,双手微微抬起,似是要掐指结印。

    “哈哈哈,本以为大师是绝无瑕疵之人,但这句话却暴露了您一项缺点。”

    “还请施主赐教。”

    觉宇不知不觉间走到了冯科身旁,附在他耳畔上,小声道:“精神风暴无效,无畏印没有十足的把握,一旦拿不下他,恐怕会结仇,怎么说?”

    冯科沉吟了半秒,拧眉道:“先等等,看他什么目的。”

    轰!

    又是一声巨响,最后一头极渊猪王倒在了水晶一米远的位置。

    冯科不动声色地以意念呼唤智脑,关掉了第六波结算的声音,继续望向那团黑影。

    “赐教谈不上,只是一点小小的建议,大师您啊……别的都好,就是这杀心太重,撒谎的本领太差。”

    觉宇面皮微微抽动着,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朋友,你废话有些多,我不喜欢拐歪抹角的人,有什么目的还请直说。”冯科沉声道。

    “我有两个蠢队友,貌似死在了你们手上。”那阴影继续说道。

    听到这话,冯科心头咯噔一声,莫非是来寻仇的?

    觉宇没有十足的把握控制住那人,无论是疾风箭柳还是灼华火英,对领地之外太远的敌人都束手无策,这似乎是无解之局。

    难道……领地要提前暴露了?

    冯科的心渐渐沉了下来,丝毫没有击杀掉四头极渊猪王的快乐。

    但那阴影接下来说的话,却令冯科觉得事情似乎并非没有转机。

    “不过呢,那两个蠢货死了倒也好,一个自以为是,一个圣母白莲花,跟他们组队着实浪费了我不少时间。”

    “我还是不懂你的意思。”

    “其实也没啥,你把我队友弄死了,我现在连个组队的人选都没了,只能跟个更蠢的小老弟四处逃窜。”那阴影顿了几秒钟,似笑非笑道:“兄弟是不是该补偿我些什么?”

    听到这话,觉宇暗暗咬牙,小声道:“还是让我来试试,最少有七成把握。”

    冯科压抑住心中的怒火,朝着觉宇摇了摇头,“先看看他想要什么,如果是白拉尔,那没的说,你直接出手搞死他,尸体拽过来,今天我们就吃烤人腿!”

    “罪过罪过,看来小僧今天要破一回杀劫了。”觉宇点头道。

    两人私下里沟通完了,觉宇继续道:“补偿?不知你想要什么补偿?”

    “咳咳,是我听错了吗?怎么听出一股……啊不,貌似是两股杀气呢?”那人嘴里像是在咀嚼着什么东西,口齿不清道:“我也没啥太大的要求,你们啊,补偿给我两个队友就好。”

    “补偿两个队友?”

    冯科的声音越来越冷,仿佛在压抑着无边的怒火与杀机,“意思是,朋友想杀掉我们两个?”

    话毕,觉宇周身顿时放出四散的毫光,身影仿佛拔高了数倍,双手合十,面带庄严,眼神中却爆射出毫不掩饰的杀机,他缓缓举右手,五指前伸,掌心向外,指向远处的阴影,左手作拳,又捏住僧袍的两角,按在肚脐眼的位置。

    一股惊人的精神风暴夹杂着黄钟大吕般的声音同时响起,直朝着那阴影罩下。

    “施无所畏之德,离怖畏之印明。”

    声音响起的瞬间,躲在柳树后方的阴影浑身一颤,破口大骂道:“我操你姥姥,有这么坑人的嘛,我还没说完呢,杀招就打过来了!”

    话毕,阴影渐渐虚化,仿佛彻底消失在柳树旁,不知去了何处。

    觉宇瞪大双眼,喃喃道:“无畏印打空了!”

    “隐身类的天赋,这人是有手段的。”冯科沉声道。

    “你个和尚什么意思?多大会功夫,连着要杀我两次了,什么仇什么怨啊?我靠,从没见过杀心如此重的出家人。”

    突然间,领地南侧五十米的一棵柯尔特巨藤爆竹柳树冠之上,传来了那人的声音。

    “是施主先起杀心的。”

    “啊?我起杀心?”那人惊讶道。

    “是你说要我们补偿两个队友的,不就是想杀我们,给你队友报仇吗?”冯科皱眉道。

    “咳,这误会大了去了!”

    那人从树冠上露出一条胳膊,朝着二人挥了挥手,无奈道:“我说的补偿,是想找你们俩当队友啊!”

    “啊?!”

    冯科和觉宇异口同声,难以置信地望向树冠。

    “你要找我们俩当队友,还鬼鬼祟祟的,净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冯科一脸不信。

    “我哪敢露面啊,瞧您身边那位,他对付极渊猪王那样子我可瞧得清清楚楚,杀人都不带眨眼睛的,我猜啊,我之前那两个蠢队友一定是死在他手上的吧?我这要是突然露面,保不准一个控制给我摁到极渊猪王脚下,哎呦……那不是尸骨无存啦?”

    “咳咳,你,你这说得倒也有些道理……”冯科摸了摸鼻子,讪笑道。

    “小施主!!!”觉宇狠狠瞪向冯科。

    冯科连忙转移话题道:“你是诚心想组队?”

    “不然呢?那我没事闲的,往极渊猪王扎堆的地方凑,嫌命不够长是不?”

    “可我们队伍现在人满了。”

    “人满了?不就你们两……”那阴影说到一半,突然话锋一转,恍然大悟道:“哦!我想起来了,那个能操控雷电的家伙也被你们拉拢入伙了?那人确实是个高手,蠢队友还想杀人越货,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咳咳,话题扯远了,领地只能招募两个历练者吗?”

    冯科思忖了片刻,开口道:“还有别人,但招募位置增加也快。”

    在他看来,这人八成是真想组队的,不然也不会和自己磨叽这么半天,但一来人品底细没摸清,连长什么样子都看不到,二来这人天赋能力诡谲莫测,似乎是觉宇的大克星,在无法确保百分百招募或摁死的情况下,还是不能得罪透了,打探为主,安抚为辅。

    真要是靠谱的,水晶升到四级也快,等雷文豪把女王殿下和楚允带回来,那波兽潮的经验也就够了。

    “嗷,那也成,我就在这等等吧,也帮你们打打怪。”阴影开口。

    “咳咳,兄弟就别藏着掖着了,出来见个面?”冯科笑笑。

    “可别,那和尚的眼神让人瘆得慌,还是等确定了招募关系,我们再见面吧。”阴影轻笑了两声,接着道:“哦对了,我还有个蠢蛋小跟班,他对你们这块老感兴趣了,我把他叫过来,让他先跟你们见面。”

    “行。”冯科尴尬地笑了笑,转身小声对觉宇道:“没辙,这回我们是真被人拿捏住了。”

    “领主前期本就会受到各种辖制,我们的处境已经算很好了,这人应该没有太多的坏心思,可以试着接触接触,拉拢成自己人。”

    “嘿,问你个事,如果拉拢不了,你想怎么办?”

    “阿弥陀佛。”觉宇微眯双眼,眼角含笑,“对小僧有威胁的人,要么和小僧并肩走,要么小僧送他去极乐世界,只有这两条路可选。”

    “这一块,咱俩还是蛮有默契的。”冯科咧嘴一笑。

    “经过刚刚这场交锋,小施主应该很清楚领地的弱点是什么了吧?”

    “明白,需要完善的功能还很多啊……不仅要杀灾变生物,还得防历练者,哎,一步步来吧。”

    冯科轻叹一声,飘了眼树冠,继续道:“我眼神不好使,你也别闲着,用精神力盯着点那家伙,别让他捣鼓什么坏事。”

    “在盯了。”

    “那成,我去整理这波防守的收获了,有情况给我发私聊信息。”

    吩咐了句,冯科便朝着水晶走去,意念呼唤智脑,将第六波灾变生物攻城的奖励拉成了清单,分门别类地排列在身前浮现出的光幕之中。

    “虽然意外频频,但这波攻城收获还是蛮大的,又可以逛商城了。”

    冯科搓着手,一脸兴奋道。

    【作者有话说】

    这本不同于老书,我是想着分为三部分,一部分重点突出建筑的进阶和成长,一部分逐步展开世界背景,一部分详细描写刻画主配角的形象、个性以及实力等,所以会有较大篇幅来写日常,作为频繁战斗过程中的小插曲和润滑剂。

    如果大家对本书有什么建议或意见,欢迎在评论区内留言,我会一一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