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近战流的希望
作者:爱睡觉懒人      更新:2021-11-19 00:57      字数:2364
    “终于等来了,我终于不用当喂虎英雄了!”法师之神参悟了地陷术之后,兴奋溢于言表。    如果有了解到这个id的人就会知道,面前这个男人是所有法师类职业的神。    曾经在一款游戏中,创造出了用最基础的技能杀最高端的boss,足足磨了六个小时。    法师之神苦啊,他没有办法。    之前唯一的技能就是那个断子绝孙手,还偏偏是一个近战技能,你让他一个法师类的玩家玩近战,他怎么可能受得了?    逼不得已之下,他只能充当喂虎英雄。    但是在今天,他觉得自己终于可以翻身把歌唱。    法师之神站了起来,暗道:“从现在起,将是我绽放的时刻,锅包肉和血战天下,我期待你们两个看到我之后的表情!”    “哎,让让让让,赶紧学技能啊!”    一个后来的玩家走了过去,打断了法师之神的意***********家们已经陆陆续续的学会了技能,此时,他们高高兴兴的下山,准备找金刚虎一雪前耻。    锅包肉冲在最前面,看着面前的金刚虎,挑了挑手指:“孩儿们,给本大王温一壶酒,本大王把这个妖兽斩杀之后,大家喝酒吃肉。”    “肉哥威武!”    “肉哥快上,我们瞅瞅!”    周围的玩家们开始喝彩,虽然他们剽窃了锅包肉的创意,但是其实他们每一个人对锅包肉都非常的感谢。    如果没有锅包肉的这个创意,他们现在估计都还没有完成任务。    最主要的是锅包肉能毫不藏私的拿出来,这份品德就一直让大家佩服了。    虽然说锅包肉的性格有些邪道,但是大家都还是玩的挺好。    锅包肉抬起右手,对着远处的金刚虎一指:“地陷术!”    法力流动之间,金刚虎下方的土地出现了一个漩涡,正在绞杀金刚虎的四肢。    “吼!”    金刚虎感受到了疼痛,怒吼着冲了上来。    “卧槽!”    锅包肉还没来得及反应,瞬间化作白光。    “刮痧啊!500点换来一个刮痧稍微强的!狗策划坑我!”    空气中,传来锅包肉的声音。    众玩家对视一眼,一哄而散。    可是他们刚才距离锅包肉很近,变成了金刚虎的下一个对象。    金刚虎怒吼一声,朝着他们扑了过来。    “地陷术!”    玩家们没有慌神,纷纷施展着地陷术。    但是遗憾的是,他们的地陷术准头好像不是特别好,几乎都打歪了。    金刚虎带着咆哮之声,朝着玩家们扑来。    就在这个时候,在金刚虎的脚下,精准的出现了一个新的地陷术,将金刚虎包围。    法师之神上前两步,眼中放着光彩。    金刚虎受到重创之后,朝着法师之神扑去。    法师之神不慌不忙,一边往后面跑着,一边在金刚虎的落点上施展地陷术。    每一个法术的施展都精妙无误,地陷术让金刚虎减下速度。    法师之神一边跑着,一边施展地陷术,让所有玩家都开了眼界。    “出现了!风筝流!”    “卧槽,这就是高端法师的玩法吗?”    “等等,他的名字让我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个游戏,那里面的第一法师也是这个名字。”    玩家们瞬间沸腾了,他们好像发现了地陷术的另一个用法。    但是这种沸腾只限于兑换了地陷术的玩家,至于兑换了金刚拳的玩家,全都泪流满面。    风筝,风筝个屁!    总不能让他们用一双拳头去风筝吧?    太坑了!狗策划太坑了!    几家欢喜几家忧,地陷术的玩家们发现了崭新的大陆,而金刚拳的玩家陷入了低谷。    广场之上,几个金刚拳的玩家回来了,坐在广场上唉声叹气。    在不远处,正有一个名叫铁布衫的玩家在默默盘坐着。    铁布衫现实中是一个武术爱好者,他最喜欢的就是习练武术。    虽然说他所练的都是半吊子,但是这阻挡不了他的爱好。    来到这款游戏之后,他本来对断子绝孙手非常感兴趣,但是得知是一门阴毒的武技之后,他就失去了兴趣。    咱练的必须是堂堂正正的,天天掏别人裆算个什么事?    这次功法开放,铁布衫直接选择了金刚拳。    经过参悟之后,他现在正在改良。    没错,就是改良。    要学武就得挨打,可是这游戏的怪物太强了,根本挨不了几下。    金刚拳是让拳头化作金铁伤人,给了铁布衫很好的一个研究方向。    如果运行到其他地方,会不会有奇效?    有了想法就去实验,但是过程是极其艰难的,他因为运行错误死十几次。    但是每一次都给了他宝贵的经验。    铁布衫盘坐在地上,他再一次运行起了法力,这次是胸口的位置。    经过十几次的死亡和实验,他只剩下胸口位置的难关没有通过。    至于其他地方,他只要心中一动,就能让那个地方化作金铁。    时间慢慢的过去,铁布衫睁开眼睛,眼中闪过一道光芒。    在他胸口的位置上,出现了一大片金光。    “成了!”铁布衫站了起来,用力挥了挥拳头。    十几次的死亡,终于换来了收获。    就在铁布衫心头高兴之时,好几道声音传了出来。    “唉,你说说,咱金刚拳玩家根本就没有用武之地。”    “要不然再攒一攒贡献点,去换一个地陷术得了。”    “人家都已经开始风筝金刚虎了,咱们还要去喂虎,悲催啊!”    广场上,好几个金刚拳玩家唉声叹气。    铁布衫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过去,道:“金刚拳并不会落寞,因为你们不会用!”    玩家们听到这声音,齐刷刷的转过头去,发现一个彪形大汉。    “铁布衫!我认识你唉!”有一个玩家认了出来。    毕竟都待了这么久了,大家互相之间也都熟悉。    铁布衫运转法力,胸口一片金黄。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    “妈呀!你是不是偷学技能,小心被宗主逐出师门。”    有几个玩家小心翼翼的提醒了一句。    铁布衫摇头道:“这是我改良的金刚拳,可以任意流动,保护任何一个地方,如果想学我教你们,咱金刚拳玩家绝不服输!”